您的位置: 首頁 > > 文章內容

用知識產權守護創新火種

2017/5/8 13:17:00 來源:

  最近,一部反腐題材的電視劇《人民的名義》火了。伴隨著這部電視劇的熱播,“送審樣片”被提前泄露,在網絡上“炸開了鍋”。

  知識產權的基本要義是產權保護,如果說知識產權運用是創新發展的基本路徑,那么知識產權保護則是創新發展的基本保障。當創新創業大潮涌起,如何以“人民的名義”守護好以智慧成果為內核的知識產權,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更有力的支撐?

  痛斥侵權“七宗罪”

  演繹作品被侵權、部分出版社隱瞞印數、抄襲剽竊、商號侵權……種種侵權行為給原創者帶來了經濟損失,也損害了國家的創新能力。

  日前,在知識產權宣傳周期間舉辦的系列活動中,國家版權局版權管理司司長于慈珂給大家吃了顆“定心丸”。“我們注意到這部熱播劇,在網絡上遭遇了侵權盜版。”于慈珂介紹,目前國家版權局已將其列入了今年的重點作品版權保護預警名單,要求各大網站采取措施及時處理侵權鏈接。同時,還根據權利人投訴立案查辦。

  遭遇侵權的《人民的名義》并非孤例。

  “對一個作家來說,最好的理財或許不是買股票,不是買房子,而是保護好自己的知識產權。”近日在2017中國知識產權保護高層論壇上,“童話大王”鄭淵潔痛斥了自己遭遇知識產權侵權的“七宗罪”。

  其中一宗罪,便是盜版書。自22歲從事文學創作以來,鄭淵潔寫了將近2000萬字的作品,出版了311本書。他認為重視知識產權應該從娃娃抓起,對小讀者開展知識產權意識培養,于是自1985年《童話大王》創刊開始,每一期都附上一份律師的聲明。然而,由于當時知識產權保護的力度不夠,他的權利還是受到了盜版書的侵害——2006年,某盜版書商就曾因盜印320萬本鄭淵潔的書籍獲刑。

  “當你走在大街上,看到原本屬于你的出版物并未獲得授權時,你會有種自己的東西被別人偷走的感覺。”鄭淵潔坦言。

  鄭淵潔經歷的另一宗案例是商標侵權。河南鄭州有一家皮皮魯餐廳,但并不是他開的,是不法商戶注冊了皮皮魯餐廳的商標。經過多年努力,今年2月份鄭淵潔提出了針對該餐廳商標權的無效宣告請求。不過相比商標侵權,如今讓他備感頭疼的是網絡侵權,鄭淵潔發現互聯網快速發展在加速作品傳播的同時,也給版權保護帶來了巨大的挑戰。比如,一些移動閱讀終端上經常出現自己的作品,但卻沒有經過他的授權。

  演繹作品被侵權、部分出版社隱瞞印數、抄襲剽竊、商號侵權……歷數自己經歷的侵權“七宗罪”,鄭淵潔希望更多的原創作者不再成為侵權的受害者,因為“沒有原創,就沒有創新,沒有創新,我們的國家就不會強大”。

  針對知識產權侵權的“重災區”——網絡,于慈珂稱,“無論技術怎么發展,都必須遵循著作權法規定的基本原則。下一步,版權局將重點查辦網絡侵權盜版行為,更好地維護互聯網的正常秩序和良好生態”。

  唱響保護“合奏曲”

  近些年,國家相關部門和各個地方持續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力度,不斷優化知識產權環境,有力地促進了經濟社會創新發展。

  面臨侵權困擾的不只是著作權。有關統計顯示,去年專利、商標行政執法辦案量分別達到4.9萬件和3.2萬件,同比分別增長36.5%和3.4%;各級法院新收知識產權民事一審案件13.65萬件,同比增長24.8%;公安機關共破獲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案件1.7萬起,涉案總價值46.26億元。

  “知識產權保護是社會關注的一個熱點,也是知識產權工作的一個重點。”國家知識產權局局長申長雨說,近些年國家相關部門和各個地方持續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力度,不斷優化知識產權環境,有力地促進了經濟社會創新發展。

  不過,與社會期待相比,我國知識產權保護的效果仍不太理想,知識產權保護取證難、周期長、成本高、賠償低、效果差的狀況尚未得到根本好轉。根據2016年知識產權保護社會滿意度調查結果,90%以上的受訪者認為專利行政執法力度、司法保護力度均應當加強,希望調高專利侵權的法定賠償額上下限。

  “知識產權體系龐大、內容豐富、種類繁多,從國家法律規定出發,應該針對不同類型知識產權的屬性和特點,尋求有區別的保護方式、保護政策和保護路徑。”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吳漢東認為,文化領域最重要的知識產權類型是版權,版權保護的是作品獨創性,因此當下最重要的任務是打擊盜版侵權,注重平衡創作者、傳播者、使用者的利益。科技領域最重要的知識產權類型是專利權,當務之急是注重權利要求的法律保護,特別要注重首創發明專利的高水平保護。對于營銷領域的知識產權——商標權而言,重點則是規范對馳名商標的保護,打擊對名牌的侵權行為。

  “知識產權保護涉及注冊登記、審查授權、行政執法、司法裁判、仲裁調解、行業自律、個人誠信、社會監督等多個方面,手段多樣、渠道各異。我們很難用單一模式實現對所有知識產權類型的保護,也很難用單一手段實現對所有環節的保護。”在申長雨看來,這些客觀現實注定了知識產權保護不會是一個“獨角戲”,而是需要唱響“合奏曲”,積極構建知識產權大保護的工作格局,形成合力,多策并舉保護知識產權。

  解決“成長的煩惱”

  保護知識產權要堅持保護效果與保護效率并重,既要體現公平公正,又要跟上發展節奏,滿足社會需求。

  隨著時代發展和科技的進步,創新的周期越來越短,創新成果轉化為現實生產力的時間越來越短,新技術新產品的更新換代越來越快,知識產權保護如何順應這一發展新趨勢,是世界各國普遍面臨的新問題。

  享譽中外的“燈飾之都”——廣東中山市古鎮就曾遭遇這樣的“煩惱”。曾經的古鎮仿冒成風,很多燈飾企業的新產品剛發布一周,就被同行競相模仿并泛濫開來。久而久之,一些研發型企業的創新積極性受到了挫折,個別企業甚至放棄創新加入到仿造、侵權的行列。

  為解決這一難題,古鎮建立了與燈飾產業發展相適應的知識產權快速反應機制,將知識產權巡回審判庭搬到了企業的“門口”,把侵犯專利權案件的結案時間由原來的半年縮短至1個月內。一系列舉措多管齊下,如今古鎮燈飾企業不斷推陳出新,各種高端燈飾層出不窮。

  “保護知識產權要堅持保護效果與保護效率并重,既要體現公平公正,又要跟上發展節奏,滿足社會需求。”申長雨說,未來知識產權保護將從全鏈條著手,實現快速審查、快速確權、快速維權的有機聯動,提供一站式服務,降低權利人的維權成本,縮短權利人的維權周期。

  堅定不移地筑牢知識產權保護的“長城”,需要知識產權法制建設與時俱進。上海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副院長袁真富告訴記者,目前知識產權保護領域主要存在三大問題:一是新奇案件不斷涌現,如同人作品保護糾紛、體育賽事作品性質爭議等;二是法律保障相對不足;三是立法協調有待改進,比如馳名商標的同類保護問題等。“知識產權立法要有民法思維,并應該適當回應產業正當需求。”袁真富表示。

  一個積極的信號是,目前著作權法修訂已經列入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規劃,專利法修改也已列入國務院2017年立法工作計劃。“此次專利法修改,重點之一就是對惡意侵權行為實行懲罰性賠償,進一步提高侵權賠償的標準。”申長雨透露,關于侵權賠償金額目前雖未最終敲定,但可以確定的是,知識產權侵權賠償金額將大幅提高。


原文時間:

來源網址:

  • 1、請與上海鋼鐵服務業行業協會會員部聯系;
  • 2、下載并填好上海鋼鐵服務業協會會員表,蓋好
  • 單位公章;
  • 3、提供公司營業執照復印件;
  • 4、將上述兩文件以郵寄或快遞形式送達協會會員
  • 部審核。
  • → 上海鋼鐵服務業行業協會會員表格下載
湖北福彩30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