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 文章內容

新世紀日本對華直接投資的產業轉移分析

2012/1/30 19:49:00 來源:《小柯論文網》

  [摘要]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在九十年代以來經歷了數次高峰,整體一直呈現良好的發展勢頭。進入新世紀,隨著中國的入世和經濟實力的發展,除了對日商投資產生了更大吸引力外,在產業分布上也逐漸產生了新的變化。本文旨在通過對近年來日本對華直接投資的產業轉移趨勢以及新世紀日本對華投資的產業分布特征進行分析,提出優化日本對華投資產業結構的對策,為更多更有效地吸引日資發揮作用。
  [關鍵詞]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產業結構產業轉移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始于20世紀70年代末,經過20世紀80年代的穩步發展后,1989年已猛增至675.4億美元,年平均增長率高達53.3%。1998年受亞洲金融危機,日元貶值等諸多方面影響出現了較大回落,但進入新世紀以來,日本對華直接投資日益顯現出積極的發展勢頭,2000年,2001和2002年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合同金額為36.8億美元,54.2億美元和53億美元,成為中國吸引外資的第二大來源國. 2005年中日貿易高達1844.5億美元,同比增長9.9%。2006年1月~6月中日貿易總額達962.1億美元,同比增長11%。雖然排名有所變化,但中日貿易的整體投資勢頭良好。下面我們來看一下近年日商對我國投資產業分布的一些新的特征。
  
  一、日本對華直接投資產業結構的變化
  
  投資的產業將結構指的是對各種產業的投資額在投資總額中所占的比重及其對比關系。本文也按照慣例,將產業結構的考察以制造業,非制造業及其他產業來劃分。
  首先來回顧一下1979年開始到1990年日本的投資情況。在這一階段的前幾年是日本對中國投資的觀望試探階段。其投資的主要對象是非制造業。據日方統計,非制造業投資額在1979年~1983年間為0.53億美元,制造業投資額為0.11億美元,分別占總投資額的72.6%和15.1%。可以看出,這一階段日本對中國的投資不僅規模小,產業領域少,而且偏向風險小,回收期短的投資對象。1984年~1990年,日本對中國投資量開始增加,其結構也發生了一些變化。這一階段,制造業的投資額為7.05億美元,比重上升至25.6%,同時非制造業的投資額為19.86億美元,下降至72.3%,但投資偏向于非制造業的傾向并沒有變。也就是說,這一階段雖然日本對中國的投資在對象上已有拓展,產業規模也有所擴大,但并未發生真正質的變化。
  接著我們查看一下20世紀90年代以后的情況。步入20世紀90年代初,可以說是進入了整個投資結構變化中的重要轉折點。1991年,制造業投資首度超過非制造業,并且這種狀況一直保持至今。這一年制造業和非制造業的投資額分別為420億日元和311億日元,分別占當年投資總額的53.37%和39.52%,顯示了制造業對非制造業在投資產業結構中的逆轉。接下來的1991年到1995年,是日本對華投資的高速發展階段,與此同時,投資結構亦發生了急劇的變化。制造業的比重直線上升,前面已經說到,1991年日本對中國制造業投資額為420億日元,占當年總投資額的53.37%,1992年變化為838億日元,占到總額的60.68%;1993年為1587億日元,占81.22%;1994年1943億日元,占72.42%,1995年3368億日元,占77.98%。這5年內,日本對中國的制造業投資得到了空前的發展,制造業的投資帶動了整個投資總量的快速增加。
  從1996年起,日本對華的總投資額也開始減少,這其中有諸多復雜的原因,如日本泡沫經濟開始動搖,東南亞金融危機,日元大幅貶值,我國內需不足等。但是到了新世紀,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又開始恢復性的增長,2003年和2004年實際使用金額連創歷史新高,分別達到50.5億美元和54.5億美元。2005年日本對華直接投資更是高達65.30億美元,創歷史最高紀錄,比上一年增長19.8%。在這一階段,日本對華投資的產業結構走向呈現了新的特點和趨勢,主要體現在以下幾點:
  1.投資悄然從邊際產業轉向比較優勢產業轉化。可以看出,到20世紀90年代末,日本對華投資依然遵循著小島清的“邊際產業擴張論”,因此,日本對外直接投資首先是面向勞動密集型產業。但是,隨著中國新型工業化的進展,產業結構的不斷升級,技術水平的不斷提高,中國國內市場競爭的日益強化,日本對華投資不得不改變原來的投資模式。 如今,日本對資本、技術密集型行業的投資增大,其中化工、電子信息產業、汽車業等行業的投資上升較快。雖然對制造業的投資仍占主導地位,但投資已悄然轉向技術,資金密集程度更高的產業。同時,為開拓巨大的中國潛在市場,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滿足中國消費者的需求,日本企業、特別是大企業正在或者已經建立了研究開發→生產→現地銷售→售后服務的一條龍式全方位投資。
  2.對第三產業的投資有所上升。中國加入WTO后,投資環境進一步改善,服務貿易領域也更加開放。同時,從國際投資結構來看,加強第三產業的投資已經成為國際直接投資的主流之一。基于這兩個因素,日本對華第三產業的轉移趨勢也有所加快,尤其是對商業、金融保險等產業的投資增長最為明顯。2005年日本對華商業、金融保險的投資比重上升為10.01%、8.41%。日本零售界巨頭Aeon公司計劃在2006年底前在中國設立70家分店,日本最大的人壽保險公司日本生命保險公司已經和上海廣電集團正式簽訂契約,決定雙方各出資50%,成立資本金為50億日元的“廣電日生人壽保險公司”;東京海上火災保險公司以及三井住友海上火災保險公司、日本財產保險公司等大型財險和人壽保險公司也相繼進入中國市場。因此,在新世紀里,商業、金融保險業會成為日本對華第三產業投資的重點。
  3.研發領域的投資上升。在當今世界500強中已有100多家企業在中國設立R&D公司或者是R&D部門(中心),這其中主要是歐美企業。雖然在R&D投資方面,歐美企業已經走在了日本的前面,但是一向在技術轉讓方面保守的日本企業,從上個世紀90年代末開始也在華部署了自己的研究開發部門。在日本科研開發體制中存在著重應用、輕基礎的特點。強大的應用開發能力造就了日本制造業的國際競爭力,但基礎研究能力的不足逐漸顯現出劣勢,成為阻礙新興產業的產生、制約產業結構升級的一個因素。中國雖然在技術上仍然與發達國家有很大差距,但專業人才很多,在基礎科學研究上成就很大。入世后,市場準入度提高,對外資公司限制減少,從而使得新世紀里越來越多的日本大型跨國公司將研發機構設在中國。2002 年日本松下公司在繼去年初在北京中關村成立研發機構后,在蘇州設立了第二家研發機構;日本歐姆龍集團在大連成立了其在海外設立的首家健康醫療領域的研發中心, 東芝也將其在日本東京等地的計算機生產和研發中心逐步向杭州轉移。這種研發投資的增加,必然會為中國帶來更大規模和更大項目的投資,技術水平也會得到較大程度的提高。
  
  二、合理利用日資,優化投資產業分布的對策建議
  
  由以上所列的現狀分析可見,在日本制造業大量對華投資的帶動下,金融、商業、運輸、研究開發等行業紛紛進入中國市場,這必將形成日本企業對華擴大投資的一個好的產業形勢。但是基于中日政治和經濟關系的特殊性,今后中日經濟關系尚存在很多不確定性因素和問題。由于日資企業多享有國內企業所不能享有的優惠政策,再加上日資企業資金實力強、技術先進,造成國內不公平競爭加劇,部分國內企業在競爭中陷入困境或破產,間接造成失業人群。而日本企業直接投資所帶來的出口增加并不能給我國國庫增加多少外匯收入,利潤大多由它們獲得。我國政府為了積極吸引日本的對外直接投資,給予了一定的優惠政策,其目的是引進先進技術,提高產品質量。但1990年代以來,日本企業對華技術轉移中,先進的核心技術并不占很大比例。隨著日本對華直接投資的深入開展,我國對日資的依賴性加強,一旦日本經濟發生波動,我國經濟不可避免地也會受到沖擊。
 

原文時間:2012-1-30 19:49:18

來源網址:http://www.bob123.com/lunwen23/1181.html

  • 1、請與上海鋼鐵服務業行業協會會員部聯系;
  • 2、下載并填好上海鋼鐵服務業協會會員表,蓋好
  • 單位公章;
  • 3、提供公司營業執照復印件;
  • 4、將上述兩文件以郵寄或快遞形式送達協會會員
  • 部審核。
  • → 上海鋼鐵服務業行業協會會員表格下載
湖北福彩30选5走势图